什麼是好、什麼是壞情緒? 情緒何以被分作好壞兩極呢?

什麼是好、什麼是壞情緒?
情緒何以被分作好壞兩極呢?

幼兒時期開始,你渴望得到關注與陪伴,
耍脾氣在地上拗,大人說:
這樣不乖,脾氣不可以這麼壞!
於是你開始學會察言觀色,收起喊叫,
瑟縮一旁等待大人的目光,
可等著等著,怎麼就大了;
青春期你愛上了那個讓你懂
什麼叫傷心的人,失戀日子,
逼自己在朋友面前掛上微笑,
努力聳肩像要抖落那粘膩的失落,
逢人便說我很好,像催眠也似禱告,
希望自己有天會好,
沒留下一點悲傷時間給自己。

這一生我們會不斷感知
生命的相遇與分離,
成長帶來的苦痛與學習,
正是這些必要的脆弱,
讓我們在每一次的情緒
泥淖裡,讀懂自己,
形塑出更健康、更勇敢的心靈。

哈佛大學醫學院心理學家
蘇珊•戴維(Susan David)
與我們分享擁抱情緒價值的重要性,
悲傷、憤怒、緊張、開心的情緒,
都代表你的價值觀,
成為你理解自己的數據。

我們是如何看待自己的呢?
我們的思想,情緒和故事
能夠幫助我們在日益複雜且
充滿危機的世界中茁壯成長嗎?
我們如何處理我們的
內心世界驅動著一切:
我們如何愛、如何生活,
我們如何教育下一代、
如何去領導他人。
過去傳統將情緒分作好壞,
積極或消極,是僵化死板的。
需要以更高水平的情感敏銳度
去實踐真正的韌性與成長。

生命之所以美,與其本身
的脆弱有很大的關聯性。
我們擁有青春,直至我們失去它;
我們性感地在街上走著,直到有天,
我們意識到,我們
不再被路人的眼光注目;
我們不斷嘮叨我們的孩子,
直到有天我們發現,
這曾經沈默的孩子,
已經照自己的方式在世界生活。
我們看來是健康的,
直到診斷使我們雙膝跪下。

所謂無常就是常,
唯一的確定就是不確定性,
但我們卻沒有成功或
持續地練習控制這個問題。
世界衛生組織表示,憂鬱症
已是現今全球人口致殘的主要原因——
超過癌症,超過心臟病。
在更複雜的世代裡,
前所未有的技術,政治和經濟變化,
我們可以預見人們越來
越傾向於情緒上的僵硬回應。